香瓜子

为大英雄疯狂打call

【咕哒♂受】假期联文目录

为各位太太打电话!

一叶定樱:




历时十天的车程终于到了终点站了!各位辛苦了!


乘客们请有序下车!


以下是站点回顾!




格式为:AT文手—文章链接(直接点击即可)




【联文预告页】时间设定说明及预告图




联文地址如下(有二转):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感谢大家的阅读与喜欢!爱你们❤








请不要再和谐我了谢谢lof爹



【阿拉什咕哒】他的英雄—番外

这是《他的英雄》的番外,说的阿拉什和咕哒君相遇的事情。没看过正文不影响阅读。

有兴趣的可以移步至

http://xinxuelaichaodexiangguazi.lofter.com/post/1f0d4ad0_11147d28

作为起名废柴,毫不犹豫地放弃挣扎……

注意事项:

1.双方为男性

2.现代架空paro,阿拉什是战地记者,咕哒是插画家

3.存在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
 
1. 
藤丸立香第一次遇到阿拉什是在伊朗的首都德黑兰的边缘。 
 
那时他正被一个地痞流氓从后面锁住脖子,另一个在前面拿着刀威胁他。 
 
“身上……就这么多……卡的密码是……是……”藤丸立香艰难地说道。 
 
密码还没说出来,面前的人就被一个身影打倒在地。他脖子上的手被那人捉住,反向一扭,流氓收不住大喊一声,跟着躺在地上与同伙作伴。 
 
“你还好吗?” 
 
藤丸立香弯腰喘着大气,连忙摆手表示自己无恙。 
 
“那先离开这儿,这种人一般还有伙伴。”那人不等藤丸立香回答,就拉着他跑了起来。 
 
停下后,藤丸立香缓过神,连忙道谢,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 
 
“不用谢,你一个旅客别一个人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。”那人爽朗地笑道。 
 
这时藤丸立香才有机会打量他的救命恩人。这人黄肤黑发,五官硬朗英俊,笑起来分外爽朗,典型的中东原住民长相。穿着都是普通的汗衫和休闲裤,挎着个大包,他瞧着有点像相机。 
 
“我会注意的。”藤丸立香有点不好意思,“写生写得太入迷,跟着建筑走,就不小心走到巷子里了。” 
 
他环顾了一下四周,感叹道:“这里真的太美了。” 
 
闻言,救命恩人笑了起来,“谢谢你的夸奖。这里离市区很近,你赶快回去吧。” 
 
话音一落,救命恩人就转身离开,藤丸立香喊都喊不住。 
 
那次之后,藤丸立香外出就注意不陷入偏僻无助的小巷中。而这事也翻过去了。 
 
他们第二次相遇是在巴黎的巴士底广场。 
 
“大英雄!你还记得我吗?”藤丸立香没想到他会在这里遇到伊朗的救命恩人。他激动地凑上前打招呼。 
 
“咦,”男子认出了藤丸立香,“是你,来自东方的小年轻。” 
 
男子看着藤丸立香一脸“小年轻什么鬼”的表情,哈哈大笑起来。他一边笑一边伸出手,道:“上次走得冲忙,我正式介绍一下,我叫阿拉什•卡曼戈。” 
 
东方青年握手回礼,也笑道:“我的名字是藤丸立香,请多多指教。” 
 
随即,他们交谈了起来,意外地发现对方与自己分外投机 
 
之后两个月里面,他们只要有空就约出来四处采风。两人都是来这浪漫之都学习,自由学习的时间颇多。算下来,这两个月基本天天在一起了。 
 
当阿拉什一把拉住滑下山坡的他时,藤丸立香脸红赤耳。那瞬间,他以为自己爱上阿拉什了。 
 
那只是吊桥效应。 
 
之后,阿拉什没有放开他的手,一直前进的时候,藤丸立香认为他需要冷静一下。 
 
桥都过了!他要控制不住自己了。 
 
又到一段斜度颇高的山坡,阿拉什打量了藤丸立香一下,笑了笑道:“扶好。”然后直接兜住他的膝弯,扛了起来。 
 
藤丸立香涨红脸,慌张地抱着阿拉什,就这样被带上了山顶。 
 
一路上,还要忍受着阿拉什的健身建议和笑声。 
 
“你太瘦弱了,看,轻飘飘的。”说完,阿拉什颠了颠藤丸立香,以表示他的“轻飘飘”。 
 
藤丸立香攀住阿拉什的肩膀,白眼都要翻上天了。 
 
去你的吊桥效应,去你的轻飘飘,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“笑得像个孩子”的男人! 
 
 
2. 
归期将近,藤丸立香数了数日子,发现情人节得在巴黎过了。 
 
心里开始冒出噼里啪啦的小火花,然后大概脑汁就给烧没了。 
 
他兴致勃勃地在向阿拉什发出情人节晚餐邀请后,整个人都傻了,恨不得时光倒流,打晕刚刚打电话的自己。 
 
情人节,晚餐,干什么都不言而喻。 
 
他哀嚎一声,然后把自己埋在被窝里。关键是阿拉什还答应了他的邀请。 
 
或许阿拉什认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,两个单身狗之间的聚会。 
 
对,必须是这样。藤丸立香给自己打了打气,大不了,他就表白了! 
 
情人节晚上,藤丸立香机械地切割牛排。 
他有点食之无味。 
他感受到他们两个人僵硬的气氛,双方都好像打仗一样。 
 
藤丸立香心不在焉地咽下一块肉。显然,阿拉什并不认为这只是单身狗的聚会。 
 
阿拉什大概是怕他说出尴尬的话。 
藤丸立香不断地偷看着隔壁桌恩爱的情侣,觉得自己真是蠢极了。 
 
好不容易熬过无言的晚餐。藤丸立香提出回去的要求,却被阿拉什严肃地拒绝了。 
他有点委屈,难道阿拉什就没发现他们的尴尬已经能填满巴黎了吗? 
但是对着一起去压马路的邀请,藤丸立香又感到不舍。 
 
最后的结果是,他跟着阿拉什无言地慢步到了巴士底广场。 
 
两个人之间距离有一米。藤丸立香斜视了一下两人的距离,原本打算表白的小火苗都要熄灭了。 
 
“当初我来这儿写生,还没开始,就一眼看到你了。”藤丸立香找着话题,说完就觉得自己又把天聊死了。 
 
“我当初也很震惊能遇到你。”阿拉什回道。 
 
“如果我当初没和你打招呼,大概就认识不了吧。”藤丸立香深呼吸一口,他不打算表白了。对方没这意思,何必添烦恼,还是乖乖回酒店睡觉比较靠谱。 
 
“不会的。”阿拉什拉着藤丸立香走到一个位置,“当初你准备在这儿写生。而我在那儿。” 
阿拉什指了指,“我拍摄定不下来,所以肯定会整个广场都拍一圈。而你画一次写生起码要琢磨一个小时。” 
 
阿拉什也不放开藤丸立香的手,看着广场的纪念碑,“这样一定会看到你。我记得你,所以看见你就会打招呼。” 
 
然后,相识。 
 
藤丸立香呆呆地看着阿拉什俊朗的侧颜。夜晚广场的灯光昏黄暧昧,让他的心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。 
 
那点儿火花吧唧一声,死灰复燃了。 
 
阿拉什也不看藤丸立香,低头,用空着的左手翻找着衣袋,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木质挂坠,绳索是中东风格的彩织。 
 
“我下个月学习完,就离开巴黎了,送你个纪念品。”阿拉什道。 
 
“阿拉什,我……” 
 
阿拉什打断了藤丸立香,递出自己的礼物,“我没什么文艺细胞,就抄了点东西刻上去。” 
 
藤丸立香瞪大眼睛地接过挂坠,耳边尽是咚咚的心跳声,那些小火花点燃了满城的烟花。 
 
上面有一首诗,写着: 
 
我遇见你。 
 
我记得你。 
 
这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。 
 
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。

End



最后的诗来自玛格丽特·杜拉斯,今天无意中看到,就摸鱼小甜饼了。

她另外一句我也很喜欢:
压抑的感情总会让人有扭曲的快感。

完美解释我为什么喜欢写病病的伯爵咕哒……

请问ios有大佬带我飞一下二期吗?

那个叫濑丸立冬就是我。

100,113,023,486

【伯爵咕哒】无法克制

来自迦勒底司机群突发性漂移练习小组(1/10)   

一人一辆车,相互间的故事并无联系,R-18注意


下一个漂移选手: @「深渊.」 -高文咕哒


基础设定:涉及ABO元素,游戏背景


国庆联文车队开起,OOC永恒存在。这文灵感来自于林俊杰的小黄歌《无法克制》。


以下正文链接:

http://weibo.com/6064585294/FofW5yYdP?from=page_1005056064585294_profile&wvr=6&mod=weibotime&type=comment#_rnd1506783011786

End


终于会用微博外链了……

【阿拉什咕哒♂】他的英雄

之前因为是手机发的链接,所以没办法用。现在重新发一次,车也变大了。起名废这个属性已经深入骨髓。


阅读注意事项:

1. 由于有车,全文走外链

2. 现代AU,OOC是有

3. 有TE,慎入

4. 有一篇番外车,未成年禁止入内。

5. 有涉及其他漫画的梗,结局会解释,不知到来源可以看微博评论。


其实我觉得对于大英雄来说,最不可能的事就是白谐到老了吧。

另外,写文的时候听奇奇怪怪的歌,看奇奇怪怪的视频的结果就是会写出一个TE……


链接:

http://weibo.com/6064585294/Fkt2F9vai?from=page_1005056064585294_profile&wvr=6&mod=weibotime&type=repost#_rnd1506610789449

外链用不了,迟点重发,尴尬……

【拉二咕哒♂】木乃伊

1.

第六特异点

 

离开太阳神殿后,玛修愉快地在沙漠中灵车漂移。她终于被受不了的达芬奇赶下驾驶位,只能乖乖地坐在自家御主身旁。

 

无所事事的玛修突然想起了什么,对着藤丸立香说道:“前辈,刚刚在太阳神殿,我发现你一直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拉美西斯二世先生。”

“是……是吗?”立香眼神闪避。

玛修一脸严肃,教育自家御主,“这样是不礼貌的,前辈。虽然……他的脖子的确很神奇。”

“对对对,”一听玛修的责备原因,藤丸立香连忙承认错误,“下次我再也不会盯着他看了!”

 

然而,再次遇到拉美西斯二世的时候,玛修发现御主还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这英灵。

虽然不是太阳神殿时候的盯着一动不动,但时不时瞅上两眼更惹人瞩目好吗?

 

玛修叹了口气,第一次觉得自家的御主不让人省心。

 

不对!

 

玛修惊恐地发现,她家御主看的不是拉美西斯二世的脖子,而是他的下!三!路!

 

突然之间,一股洪荒之力从她身体涌出,唆使她一个盾飞把御主敲醒,再一个盾压把教坏御主的人给压扁!

 

对,前辈会变成这样肯定是被人教坏的!

 

2.

终于拯救世界完毕,终于能稍稍放松一下,藤丸立香整个人懒散地躺在床上。

突然间,拉美西斯二世出现在他的身上?

“唉?你怎么出现了?”

“余是来满足子民的仰慕与渴求的。”拉美西斯二世一言不合就剥掉藤丸立香的上衣,向下装进攻。

藤丸立香连忙按住裤头,整个人惊慌地要炸起来了。

“陛下,什么仰慕和渴求!?”

拉美西斯二世停下扯裤头的动作,轻轻地抚摸着御主的脸,在他耳边喃语,“在第六特异点的时候,余都看到了。”

 

藤丸立香被热气熏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。

什么?第六特异点拉美西斯二世到底看到了什么?怎么他不知道!?

 

雷厉风行的拉美西斯二世不留给御主丝毫辩解的机会,将挣扎化为迎合,给予亲爱的御主无上的垂青。

3.

“前辈,你应该多吃点肉。”玛修已经习惯自家御主时不时顶着被“采魔”过度的脸,出现在饭堂里了。

哦,出现之前大概还要失踪一个白天。

“是……”藤丸立香有气无力地挑拨着饭菜。

玛修想起昨天出现的那位英灵,叹了口气,“前辈不是很喜欢拉美西斯二世吗?”

“很……喜欢?”

“在第六特异点的时候,前辈一直盯着……盯着拉美西斯二世的某个部位看。”观看各式现场后,玛修也已经能心如止水地说出羞羞的事情。“我以为前辈昨天应该很高兴才是。”

 

“什,什么!?”藤丸立香终于发现误解大发,涨红了脸,忍住羞耻连忙解释。“不是这样的,玛修。来迦勒底之前,我有一个中国邻居,她超级喜欢看他们国家翻译的纪录片,还拉着我看。有一次刚好是介绍拉美西斯二世的片子……”

“其实你从那时候就喜欢拉美西斯二世了。”玛修淡定地喝了口茶水。

“不……”正当藤丸立香放弃治疗的时候,饭堂的电视传来声音。

 

“接下来请继续收看《探索:国王的木乃伊》。”

 

接着是带有咏唱调的中文配音。

 

“欧,这是保存得多么完整的木乃伊。”

“是的,非常完整。”

“瞧,连他的哔——也保存得很好。”

“他应该是拉美西斯王室的法老。”

 

“……”虽然玛修听不懂中文,但是根据电视林那完整的木乃伊,还有某个部位的特写,她还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了。

 

“前辈……”玛修艰难地咽下那口茶水。

“嗯……”

“拉美西斯二世先生应该回去了吧……”

“应该……大概……吧……”

 

“不对!”日语和中文还是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的,玛修发现自家前辈认错人了!然而前辈已经羞得冲出去饭堂。

 

“前辈!那是拉美西斯一世!二世先生的爷爷呀!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显然,记错人哈哈哈了拉二两个星期的是我……感谢殿下不杀之恩,我还是抽到你了(括弧笑)

【罗曼咕哒】七夕

听说今天七夕哦,献上单身狗狰狞的笑。

萌新发现,医生好像变成人类后哪儿都没去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“玛修,来来,自然点望镜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藤丸立香拿着拍立得,笑着喊玛修不要拘束,“你身后的可是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的大英博物馆,可不要辜负它呀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玛修有点羞涩,在迦勒底她鲜少拍照,更别说什么旅游人物照了。在御主的鼓励下,她终于放开了点,自然地站在博物馆门前,微笑地看着镜头。

       咔嚓,“很棒——”藤丸立香看着照片里面微笑着的女孩,也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今天的天气一如从玉座回来的时候一样,万里晴空。蓝天白云下的伦敦与在特异点的时候完全不一样。熙熙攘攘的人潮,清新的空气,温暖的阳光,他觉得自己仿佛被泡在一壶温热的茶里。

      “前辈,轮到你啦。”玛修不好意思地夺过藤丸立香手中的照片还有拍立得,然后将御主一把推向博物馆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藤丸立香踉跄了一下,好不容易站稳,站在了刚刚玛修拍照的地方

到底是个一手拿盾还能扛起他的……女孩子……

 

     “前辈,站好。”

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阳光下的黑发少年温柔地笑着,蔚蓝色的双眼弯弯的。他左手有点不知所措地放在后脑勺后面,整个人都微微向右倾。

 

       晚上,他们在伦敦唐人街一家酒馆里休息。夜晚的唐人街仅靠红灯笼照明,略显幽暗的街道显得有几分暧昧。

 

     “听说今天是中国的七夕。”玛修好奇地看着筷子上写着的诗句。“可惜我不知道这上面写的是什么,老板说是特地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藤丸立香无奈地看着今天分外活泼的少女,赶紧掏出今天拍下的照片,道:“待会我给你查一下就好,你不是说要看照片吗?”

      “是的,前辈。”玛修放下筷子,随意一抽,便是今天藤丸立香在大英博物馆门前拍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“咦?”玛修迷惑地看着照片的一个角落,“前辈,你右手的小指头怎么翘起来了?是身体不舒服导致手抽筋吗?”一想到前辈不舒服,玛修立即紧张地看着立香。

  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立香不知为何,整个脸都红了,“就是紧张,情不自禁地翘起来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玛修松了口气,继续看剩下的照片,“待会我们就去照相馆将这些照片封起来。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“等医生回来以后,就给他看,然后带他来在拍一次。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热闹的小酒馆中,二人安静地翻看着今天的照片,除了彻底变成宅女的达芬奇酱,还有一个人缺席了。

 

     “前辈,查到筷子上的句子是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嗯,是句唐诗,‘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’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那相中的少年,你相思的是谁,入骨的是谁,牵着的又是谁?


【罗曼咕哒】我的秘密

罗曼咕哒,短篇清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是遵从天启而生的王,没有“我”,没有“自由”,没有“人权”。 

他向圣杯许愿,成为人类。

曾经,他名为所罗门,现在叫做罗曼尼·阿基曼。

1.

从他变成人类那一刻起,他就背负着救世的重任。不知道泄漏出去是否会导致人类进一步灭亡,也不知道将秘密深深掩埋是否会让人类无药可救。

 

他是个胆小鬼,于是他在名为“自由”的地狱里面,努力挣扎了10年。

 

虽然这被达芬奇说是地狱,但是也有很多很美好的事情。

譬如,他美好的草莓蛋糕。啊,心中的爱意都要溢出来了。人类果然非常非常伟大。

譬如,遇到了达芬奇。虽然这个女装大佬一直在嫌弃他。

譬如,可爱的玛修出现了。虽然对她的寿命觉得很无能为力,却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女儿。

最后,还有遇到了一个叫藤丸立香的少年。

 

这十年间,他脑海中无数次闪过各种人类灭亡的结局。即使他学了很多知识,但胆小如他可能最终只能无力地看着人理被燃烧殆尽,撑死来个同归于尽。

 

遇到立香之前,他还只是罗曼医生。遇见之后,他学到的知识真的派上用场了。

 

少年不知道他藏起来的秘密,却背起了他所有的希望。

 

2. 

罗曼知道因为他真正的身份,所以很多从者都会下意识嫌弃他。

每次听到来自各个特异点的嫌弃,他都只能打哈哈糊弄过去。唯一的安慰大概是“死肥宅”三个字里面,“肥”是不属于他的。

只是有时候听多了,也不禁怀疑,可能自己真的没什么用处。他能做的,达芬奇也能做。他不能做的,藤丸立香和玛修正在努力。

 

“哈哈……,我大概真的不能帮上什么忙吧。”罗曼再一次自黑。

“不是的,医生帮了我们很多,没有医生,我们也走不到这里。”

少年非常认真地回答着罗曼,在他看来,医生这句话并不像玩笑,而他的回答也是发自内心的诚恳。

“嗯,谢谢你,立香。”

 

他是个胆小鬼,总是有消极逃避的时候。但每一次都有一个少年把他拉回来。

 

这是多么幸运,才能遇到你。

 

3.

在回归真正身份的时候,罗曼还是有点开心的。他还是罗曼尼·阿基曼,而不是所罗门。

当一切归与终焉之前,他用最后的时间,默念了一下大家的名字。

然后突然想起之前的一次亚特异点,藤丸立香无奈地应对着清姬的疯狂表白。 

“我很想听听御主的故事,到底是如何出生,如何生活,喜欢的食物是什么,讨厌的食物是什么,喜欢什么类型的女性,喜欢什么类型的男性?一天的日程是怎么安排的,在浴室里先从那个部位开始洗?还有身高,体重,视力……”

罗曼看着立香一脸窘迫的样子,心里悄悄道,其实我也想知道。

“打听……这些……有何……企图……”

“保密,嘻嘻。”

 

这个也是我的秘密,不告诉你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灵感来自清姬的幕间故事。另外,我记得的确是有一话,医生说自己没多大用处,然后咕哒有个回答就是,医生可是非常有用的。但现在找不到,求各位大大提供线索。

【伯爵咕哒】第二个梦境

灵感来自幕间故事。

人物是迦勒底的,OOC是我的。

受作者智商限制,一切bug解释归于梦境。

其实我就想开个车结果写了一堆前置还差点刹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一)

    藤丸立香迷茫地眨了眨眼睛,然而眼前并没有丝毫变化,仍旧是一片黑暗与寂静。

   “这是哪儿?”他皱着眉头,并未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适。但大脑混混沌沌,难以运作的感觉仿佛是通宵了三个夜晚。

 

稍稍挪动一下身躯,藤丸立香发现自己正躺在粗糙的石砖地板上,右手紧贴着墙壁。扶着墙坐了起来,他努力地回想着在来到这不明之地前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
   “这之前……我应该在一个……一个……基地?”藤丸立香惊慌地发现,除了名字,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
   “吱——”突然,地面上的一块砖被不知名的东西从下面推了一下。藤丸立香迅速远离音源,背靠墙壁,浑身紧绷。奈何眼前黑漆漆的,无法看到任何东西。只能听见那块石砖被推开了,发出轻微的摩擦声。

“我的朋友,你还好吗?——”藤丸立香听出来,是一名年轻男子的声音。常识告诉他,应该静待一旁防备着,但脑海深处的直觉却让他靠近了那名从地底下转出来的男子。

   “请问这里是哪里?”

     男子一听到是一个陌生的声音,立刻敏捷地从地洞里钻出来,掐着藤丸立香的脖子,将其压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!?神甫在哪里!?”

    “我,”藤丸立香使劲挣开脖子上的桎梏,缺氧让他头脑发胀,“不知道……我一醒来……就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回答,男子嗤笑一声,松开了双手,翻坐起来。藤丸立香获得充足氧气后无法控制地大声咳嗽,眼泪鼻涕泗流。

等咳嗽声渐渐减弱,男子说了声:“我叫爱德蒙,而你,就是法利亚神甫。”

 

   “首先,我不是法利亚神甫。其次,我的名字叫藤丸立香。”藤丸立香纠正爱德蒙对他的称呼。他总觉得自己应该知道爱德蒙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显然,爱德蒙并没有理会他的纠正,而是继续自顾自地说:“我们已经在伊夫堡呆了十年了,我的朋友。地道的尽头是坚固的岩石。朋友,我们已经没有第二个十年再去挖一条隧道了。”

    很好,这个听起来有点像个神经病的男人已经把处境给交待清楚了。他在一个伊夫堡的监狱里面,并且已经呆了十年了。藤丸立香苦笑了一下,心想,大概这是第一个“好消息”。现在他要专心越狱了。

  “我的朋友,”刚刚带着点神经质的自言自语,突然间声调沉了下来,仿佛一条毒蛇在耳边喃语,“你在思索什么?还在痛恨自己的无能与不幸?但你已经在这里了。难道你还有对他人的妒恨与愧疚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这应当阴森,充满蛊惑的言语在他听来有点喜感,仿佛曾经在哪儿听过相似的句子,熟悉,但并无恶意。

 

   “前辈,怎么了?”

藤丸立香吃力地睁开眼,看到玛修正一脸担心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昨晚没有睡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玛修松了口气,道:“前辈好好休息,你刚刚坐着又睡着了。”她欲言又止,“前辈,你召唤太多英灵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的魔力还是很充足的。这可是他们付出努力修正的世界。”

玛修知道自己劝说不了前辈,只能离开房间给他一个休息的空间。出门转身走向管制室,她发现岩窟王站在了角落,平时自带的闪电光芒都收敛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伯爵,请问有什么事情吗?“

岩窟王看了眼玛修,视线又回到藤丸立香的门上。“御主昨晚睡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正想找一下达芬奇酱,看看有没有安神的药剂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他需要一点点熏香助眠。”话毕,岩窟王便回英灵座,留下一脸疑惑的玛修在走廊上。


(二)

“嗯……又来到这个地方了吗?”迷迷糊糊的藤丸立香喃喃自语,他发现自己什么都忘记了。这种情景仿佛在不久之前遇到过。

突然,胃部一阵疼痛,痛得他蜷缩在地。这是由长期饥饿导致的胃部烧灼感,仿佛可怜的胃壁已经被胃酸烧出一个洞。

“啊……”藤丸立香企图发出呻吟,但发现自己的喉咙干涸得像是要咳出血。他紧皱着眉,闭着眼,按住腹部,等待着这一波疼痛离去。

突然,地上的砖被挪开,里面钻出一名青年。他扶起来了躺在地上的躺在地上的藤丸立香,然后从房间的角落拿出了一小碗水和黑面包。他将浸湿了的黑面包撕成一小块一小块,喂给了藤丸立香。

藤丸立香艰难地,先含住面包碎,发臭的水从口腔滑至喉咙,然后慢慢地,咀嚼,下咽。

等到自己的状况好转时,才抬眼望向了给自己喂食的人。石门下方透露的依稀烛光,只让他看到眼前的人穿着奇怪而破旧的西装。

“爱德蒙?”直觉告诉他,他认识这个男人。

爱德蒙嫌弃地把剩下的面包碎暗自藤丸立香嘴里,粗糙的手指磨得他嘴唇发疼。

“快点吃完,我们还要出去。”

大概是察觉到藤丸的迷茫,爱德蒙嘲讽道:“难道你是已经饿傻了吗?今天是圣诞节,连留守狱卒都会喝得醉醺醺的日子。而我们,伟大的杰作,坚持了14年的隧道将在今晚派上用场。然而很不幸,”爱德蒙捏着少年的后颈,“我们的隧道出口在接近中央的走道上,必须先拿到钥匙,经过囚犯区,爬上塔楼,然后跳下大海,迎来我们的自由——”

自由二字被拖长字音,里面似乎并不包含着逃出生天的激动,而是黑暗阴森的情感,是恶魔凝视着凡人挣扎的嘲笑。

“我想你应该不会拖我后腿。”爱德蒙用力地捏了捏藤丸立香的后颈,少年吃痛地打开他的手。

“我想你应该留着点力气给后面的战斗,先生。”

 

第一关,获取囚犯区闸门的钥匙。这个出奇地轻松。圣诞节仿佛是个魔咒,让留守狱卒相信囚犯会乖乖地呆在牢房里,并肆无忌惮地醉得不省人事。

“懒惰,有时候或许不是一种罪。“爱德蒙阴阳怪气地说着。

穿过囚犯区时,各类的呻吟声涌尽藤丸立香的耳里。伤口溃烂的痛苦声,黑暗囚禁的嘶喊。

他们尽力放轻脚步,缓慢地穿过囚犯区。

“啊——”突然一声尖叫让藤蔓立香差点弹跳了起来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爱德蒙压着声音,在他耳边压着嗓子狂笑,“听到了吗?这是来自怨恨与愤怒的声音。被关在里面的人都罪有应得。他们的声音是否让你感到愉悦?”

“不。”镇定下来的藤丸立香否定了爱德蒙,“他们的愤怒与罪恶,与我无关,我只想离开这个地方。”

爱德蒙停顿了一下,然后发出更为压抑的笑声,像是感受到了无上的愉悦。

“请你抑制一下你的笑声,这样会惊动到囚犯。”

 

当监狱里的囚犯不再发出呻吟时,两人的前进变得艰难而缓慢。一丝丝声响在这片空间中都显得十分突兀。而牢笼中的囚犯是不会让其他人有机会离开这个鬼地方,除了他们自己。

“啊——,有人要越狱,要逃跑!”

显然,除了缩在角落,还有人喜欢透过送饭的门缝,死盯着走廊。

“啊——,快捉住他们!”第一个发现的人狂喜地拍着地面大喊。

瞬间,整个囚犯区都沸腾起来。门内的囚犯敲着门,吼叫着,甚至有人将碟子从送饭的小缝中扔出去,企图阻断逃犯的脚步。

没有人比他们更想走廊上的二人,被捉住,被殴打,然后关进最深处的牢房中。

知道已经惊动了整个监狱的爱德蒙再也不掩饰自己,疯狂地大笑着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,我亲爱的朋友,你看到了吗?狱卒已经醒来,他们的脚步声正在逼近。”

被疲惫、饥渴纠缠的藤丸立香没有余力回答,尽力地闪避着四周弹出碟子,拼尽全力地往前跑。

然而道路的尽头竟然是死路,并非通向塔楼的通道!

“对了,我可是和你一样是伊夫堡的囚犯,怎么可能知道通往外面的正确道路呢?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哈,你那已经停止运作的器官是多么可笑。”

藤丸立香气得发抖,咬牙压抑着自己被戏耍的愤怒,转身向另一条岔路狂奔。

为时已晚,另一条路已经被追上来的狱卒堵上。

大概有四五个狱卒堵在路上,但还有源源不断的脚步声正在靠近。

这几名狱卒还带着几分醉意,表情愤怒至极。他们举起长枪,毫不留情地向藤丸立香射过去。

走投无路的少年直面狱卒。他以为自己将会在第一击倒下,但意外地,他的身体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,大无畏地近身狱卒。同时,幸亏狱卒还处于醉酒中,瞄准惨不忍睹。这让他能勉强与狱卒势均力敌。

狱卒长枪无效,纷纷把长枪扔下,开始肉搏。

一个,两个,快了。

然而,体力不支的他一不留神,便被一名狱卒抓住手臂,狠狠地掼在地上,一拳打在他的腹部。在后面伺机的狱卒,拿着长枪,用枪头的尖刀向藤丸立香的头部刺去。

“你的怨恨呢?你的愤怒无法撕裂任何东西!”

不知为何被狱卒忽略的爱德蒙突然出现,一把将拿刀的狱卒踢开,还把压在藤丸立香身上的狱卒踢开,然后向一个方向杀出一条路来。

“我不会放缓前进的脚步,如果你不愿意被我抛下,就拼死追上来吧。战斗,杀戮,就像来这里之前的你所做的一样。

     藤丸立香刚被殴打地只能在地上抽搐。深呼吸一口气,他捂着剧痛不已的腹部,挣扎地爬了起来,眼睛被打肿得只能勉强视物。

     能信任吗?不能。

     但已经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 他喘着大气,酿跄地跟在爱德蒙后面。

 

“唔——,痛——”熟睡的藤丸立香突然侧身蜷缩在床上,双手紧紧抵着腹部,表情狰狞。

痛,但是醒不来。

     这时一个黑影从背后覆盖着藤丸立香,一手搂着他的腹部,一手穿过少年的颈部,搂着头部。

     “我的御主,你不应该进来。如此可悲,如此痛苦。”黑影在藤丸立香耳后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“别……”立香再次呻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“嘘……我的御主,回来,你需要一次安稳的睡眠。”

 

藤丸立香觉得最近的状态真是太糟糕了。随时随地都能睡着,晚上越睡越疲惫。他有点失神地搅拌着眼前的午餐,连胃口也跟着睡眠消失了。

“前辈,你需要去找一下达芬奇酱么?”玛修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御主。

“不用。”藤丸立香摇了摇头,企图让自己精神一点。“我就是最近鬼压床有点多,过段时间就好。”

“鬼压床?”玛修还没来得及问前辈什么叫“鬼压床”,他就已经离开了。

玛修内心的担忧越来越重,平时的前辈很少会一言不发地离开。刚刚他的脸色也是惨白,糟糕至极。

“咦?伯爵先生,你也在这?”岩窟王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玛修旁边。

少女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伯爵先生,请问你知道什么叫‘鬼压床’吗?”

岩窟王瞥了玛修一眼,用鼻孔发出一声“哼”,便又回英灵座了。

玛修叹了口气,想道,果然,她应该直接找达芬奇酱的,熏香什么的一点用都没。


(三)

这次醒来,貌似又不同了。

不知为何,藤丸立香觉得自己不是第一次在不知名的地方醒来。

身体各个地方都很痛,特别是肚子。眼睛大概也是被打肿了,难以睁开。

耳边有着海浪声,鼻下全是海腥气。

“这儿是哪儿?”藤丸立香吃力地睁开眼,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盘腿坐在他的脚边。喉咙因为刚刚一句问话而火辣辣的。

“醒了?”青年没有看向他,而是一直望着一个地方,“你看,只要跳下去,你就自由了。”

这时,藤丸立香才开始打量周围。他坐在了一个塔楼瞭望口上,一边是塔楼内部,一边是临海悬崖。

而那个青年,就看着悬崖下面。

“跳下去?”藤丸立香迟疑地向下望。即使悬崖下是大海,但仍看到有非常多的礁石。且不说这么高跳下去,水面的冲击力有多大,不幸撞上了礁石,更是死路一条。

“对,跳下去。只要跳得够远,礁石就会少一点。而你——”青年嘲笑地斜视着藤丸立香伤痕累累的身体,“没有力气了吧。”

“是的……”

“你还有一个选择,乖乖呆在这儿,然后等狱卒上来,把你扔回牢房。这样你还能捡回一条小命。”

藤丸立香认真地看了青年一眼,青年长得英俊而耀眼,但灰色的头发显得他非常阴郁。红色的眼睛更是不详。他活动了一下已经僵硬的四肢,走下窗台,步至塔楼的另一个角落。

“爱德华,我拒绝。”

爱德华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的少年,仿佛有一股来自地狱的火在他眼中燃烧。

“跳下去,你会死,然后你我将一起沉沦在这个伊夫堡里面,经历一次又一次的轮回,成为满腔愤怒的,傲慢的复仇者。”爱德蒙神秘地笑了笑,“或许回去还能等到更好的机会,对不对?”

“我拒绝。”藤丸立香做了一个起跑的姿势。“如果继续被阻拦在这里,我也不会选择回去。有个人对我说过,等待,并心怀希望吧。但我觉得自己除了等待,还能做更多。”

 

话毕,少年用尽最后的一股气,越过青年,向外面的世界飞跃。

 

“我怎么舍得让你陷入轮回——”

 

下坠时的风声在藤丸立香耳边呼啸,还紧跟着莫名熟悉的笑声。

 

“哈哈哈哈哈哈,即使经历苦难,也不会陷进无尽的怨恨,即使面对轮回,也怀抱期望。哈哈哈,果然只有你能将我引向胜利,无论何时,无论何地。”

 

入水的霎那,即使尽力也被关键部位,藤丸立香也被震晕过去。唯一庆幸的是,自己并未掉在礁石上。

 

“我的御主啊……”

 

藤丸立香艰难地醒过来,发现浑身上下都是汗,湿漉漉的,难受至极。他觉得,自己仿佛刚从海底爬上来,窒息的痛苦还残留在鼻尖。

 

“嗯……”他的身后出现了一只手,伸进了衣服里面。历经磨难的粗糙手掌不断抚摸着藤丸立香的腹部,腰部,胸部。带着点汗湿的肌肤手感好极了。

 

“别……”刚醒来的藤丸立香整个人懵懵懂懂的,企图抽出作乱的手。

感觉到御主的反抗,英灵一侧身,将御主压在上下,不断啃咬着少年的颈部,双手更用力地摩挲,揉弄。

“别拒绝我,御主。”

“爱德华,你怎么?”意识到后面的人是岩窟王后,藤丸立香停止了挣扎,只是将手搭在了作乱的手上。

“我的御主, 一个星期了,我已经没有魔力了。”爱德蒙将少年的裤子扯了下来,抬起他的臀部。慢慢地,从颈部或啃咬或舔到腰窝。而双手,则不断地揉着御主臀部的肉,时不时刮到某个入口。

“我需要……补魔。”

就算压着他胡作非为的英灵口齿不清地说着自己的诉求,年轻的御主也轻易地猜到要求是什么。

补魔,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。

大概是觉得自己这个星期的心思都在恍惚,真的忽略了英灵的魔力状态,藤丸立香全身放松了下来,涨红了脸道:“行吧……”


链接:http://pan.baidu.com/s/1skZi7zZ 密码:1kti


他的御主大概不知道,当他一步一步闯关脱离伊夫堡,当推开石砖,发现出现的是他的时候,他的世界除了痛苦的复仇,还掉进了一颗美丽的圣晶石。

 

“啊——”伊丽莎白生气地在藤丸立香的房门前尖叫起来。

“伊丽莎白小姐,前辈他最近睡不好,难得能睡久一点……”玛修无奈地想劝走爆发中的伊丽莎白。

“屁——”伊丽莎白生气得挥舞起自己珍藏的麦克风,“这魔力波动,这酸臭的味道,即使已经结束了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!”

想起了什么的玛修微微地红起了脸。

“那些不知廉耻,不知节制的禽兽!流氓!我都已经在外面举办了一个星期的演唱会了,魔力还是充足得很,哪里需要这样大动作的补魔!”

玛修的脸都要烧红了,完全不知道如何拉住眼前咬牙切齿的少女。

“我心软的,可爱的御主啊,他被无耻之徒缠着,无法聆听少女曼妙的歌声,这是多么令人惋惜。我将要效仿历代的屠龙勇士,将我的御主从地狱中解放。”

“宝具,鲜血魔娘——”

反应过来的玛修,立马一个盾背打过去,打断了伊丽莎白的宝具释放。

“为什么!?玛修,你应该和我一样,渴望解放御主!”

玛修脸上的羞红尚未退却。“虽然你说的东西我不是很懂,但是我能感受到前辈现在睡得很香。请你不要打扰他。”

话罢,玛修一个盾立挡在了门口。

伊丽莎白鼓着脸蛋瞪了瞪这个“传说中无比坚硬的饭桌”,泄气道:“你就这样顺着你的前辈吧,到时候连骨头都没剩给你可别找我哭。”

玛修哭笑不得,说得好像前辈是一块大蛋糕一样。

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形容没错,还是香甜的,吃不腻的大蛋糕。

“哼,本少女还有很多场演唱会要开呢!”

看着终于离开的伊丽莎白,玛修松了口气。她感受到前辈正在安然入睡是事实,前一个星期的恍惚她看在眼里。她是真心希望前辈能好好休息一下。

至于伊丽莎白说的那些,她多少懂得一些,但是她对前辈的情感并非执念,因此无法体会那些“流氓”“禽兽”的情感。

 

远走的伊丽莎白哼着小歌,摇摆着她的心爱麦克风。

 

“哼~玛修那个小傻瓜。”她看了眼迦勒底落地玻璃外的夜空。

 

由于位处高海拔,在晴朗的夜晚,星空也特别璀璨美丽,银河清晰可见。

 

“那种拼命伸手想要触及星辰的样子,有时候能比星辰,更加耀眼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喜欢咕哒君,虽然FGO是第一人称,但是明显感觉到咕哒就是咕哒。他可以说是另一种完美人设,坚定得可怕的男孩纸。

微博怎么都上传不了图片,所以只能度娘了……